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 热点关注

“社区微工厂,幸福加油站,要得!”——探访通州镇巴协作社区工厂

发布时间: 2021-04-22 19:38:38
信息来源: 通州日报
【字体:

通州日报讯(记者 徐爱娴时隔三年,挂在陕西省汉中市镇巴县泾洋街道鹿子坝社区工厂墙上的那块牌子——“九三学社专家工作站通州镇巴协作社区工厂”依然熠熠生辉。

2018年6月8日,这家社区工厂正式运营。汉中市镇巴县是通州的扶贫协作结对县,通州区政协委员、通州九三学社社员、南通睿博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彭小刚响应苏陕协作号召,三年来在镇巴县先后开设了五家社区工厂。

社区工厂创办以来,一车车原料从通州不远千里被送至镇巴,经过加工后,一车车半成品又被拉出了大山。一进一出之间,很多事情都在发生着变化……

改变,悄然发生却如烙印般深刻

“一开始招工非常艰难,因为社区工厂在我们这里是新鲜事物,群众大多持观望态度。现在的岗位很吃香,大家都争着去。”镇巴县泾洋街道办党委书记苟晓斌是这家社区工厂从无到有、从小变大的见证人。

社区工厂设立之初,工资是按天数计还是计件制曾引发激烈争论。当地没有工厂,打零工都是记天数,而社区工厂要计件,很多人不适应。最后,还是彭小刚拍板,他认为推行计件制更能体现多劳多得、勤劳致富的理念。

一开始,工人熟练程度不够,彭小刚哪怕出最低工资也要保障工人的相对稳定。慢慢地,工人做熟练了,月工资多的能拿到三千多元。“咦,计件好像比计天数更划算啊。”工人们的质疑声逐渐消失。

“白云生处有人家”,在连绵的大巴山里,这是随处可见的景致。意境虽美,但这些零星居住在深山里的住户生活的艰辛却可想而知。

“‘搬得出、留得住、能致富’是我们对从山里出来的移民们最殷切的期盼,然而如果没有产业,没有收入,搬迁户就算搬出来也留不住。”苟晓斌一度非常担心移民回流。但有了社区工厂之后,这些移民在家门口一天就能挣80到100元,日常开支足够了。“社区干部都说‘社区工厂就是搬迁户的‘菜园子’!”

走进鹿子坝社区工厂,三十多个工人在车间里忙碌着。不太大的车间有四条生产线,打非晶片、焊接、组装、质检,流水线井然有序。焊接是关键环节,工人右手拿着小型焊枪,左手拿着待加工的零件,将零件上的两个线头焊接好,再打开开关,灯一闪就表示焊接好了。

刘朝翠是这里的老员工,社区工厂刚建时就进了厂。她曾有外出打工的经历,“出去挣得多花钱也多,算算开支跟这里差不多,现在还能照顾家里的老小,安逸得很,感激通州老板办的社区工厂为我们提供了这样的岗位。”

五家社区工厂里的员工来来去去,现在保持在200人左右。有些人在这里尝到了勤劳致富的甜头,到沿海地区打工去了;曾经的贫困户在这里通过自己的双手很快就脱贫了;还有一些人去了汉中市的大工厂,挣上了更高的工资;更多的人在这里凭着辛勤工作,过上了相对富足的生活。小小的社区工厂给不少人带去了大大的变化,这里或许是他们人生向上的转折点,是他们的幸福加油站。

社区工厂的成功运营也让镇巴县委、县政府更为看重这种模式,他们将“社区工厂”作为解决搬迁群众就地就业、促进带贫益贫的有效手段。截至目前,全县共投入苏陕协作资金4000万元,建设“社区工厂”27个,有效促进了企业入驻,带动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及人民群众思想观念的转变。

守护,誓言无声却坚定如初

2018年投资社区工厂时,彭小刚虽然已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但实际运营过程中遇到的各种困难让他无法预料。

冬季,镇巴地区因天气湿冷,道路封锁,送货进山变得异常艰难,睿博送货司机学当地人将链条绑在车胎上,在山中崎岖的道路上艰难前行;镇巴地区的人推崇慢生活,不习惯打卡上下班,社区工厂就推行人性化管理,实施弹性工作制,工人可以随时来去,方便他们照顾家人;镇巴地区民风淳朴,一家有红白喜事,亲朋好友悉数帮衬,工人时常请假三五天甚至七八天,人员流动性太大,造成生产进度无法估算,只能在公司内调剂安排……

去年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对社区工厂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当时道路受阻,人与物不能流通,工厂工人、社区干部及睿博的管理人员都很着急。好在国内疫情很快得到有效控制,道路一通,“睿博”派驻鹿子坝社区工厂的管理人员柳芳立即飞往镇巴,货物随后送到。社区工厂立即复工,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柳芳今年57岁,2019年6月到镇巴,刚来时,当地人并不相信她能扛起两家社区工厂的管理重任。柳芳听到最令她吃惊的一句话是:“你会写字吗?”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柳芳将两家社区工厂做得蒸蒸日上。但柳芳说:“这多亏了社区干部的支持。”她特别感谢程开喜,说老程一直把社区工厂放在心上,经常到厂里来转转,询问有无困难,并伸出援手。而程开喜却对彭小刚、柳芳等人感激不已。“他们自己吃饱了饭,还不远千里把饭送给我们吃,这得是多大的情分啊!”程开喜说,“有产业,有工作,我们当地人的腰包才能鼓起来,才能改善生活,改变精神面貌!希望社区工厂能长长久久地开下去。”

程开喜的愿望也是睿博上下的期望。疫情期间,彭小刚怕业务受影响,多方联系国外市场,“攒”够了订单,为社区工厂的正常运营打下坚实的基础。而像柳芳这样的管理人员也在默默付出,2019年在镇巴半年,柳芳整整瘦了18斤。家人见到她时都大吃一惊,劝她不要去镇巴了。但柳芳说:“除非我做不动了,否则我不会撤退。”她记挂着社区工厂的那帮工人呢!2020年,鹿子坝社区工厂产值近500万元,都是工人几毛几分做出来的,柳芳说:“我要给自己点个赞。”

社区工厂遇到的困难虽多,但彭小刚等人帮助镇巴人民致富的初心未曾有丝毫改变。五家社区工厂在县领导、街道社区干部及睿博公司等多方共同守护下,运营良好,成为镇巴县苏陕协作的样板工程。

再出发,乡村振兴路携手共进

“目前,现有的五家社区工厂做的活都还是去年接的订单,所以我们准备再开两家社区工厂。”睿博公司在镇巴县的总负责人丁群介绍了接下来的打算。4月上旬,九三学社南通市委副主委、区政协副主席季平带领丁群到镇巴县兴隆镇等地考察,初步敲定将在兴隆镇、巴山镇再开设两家社区工厂。

睿博公司除了准备自己投建社区工厂,还将其合作伙伴带到了镇巴县。去年11月份,镇巴县艺雅睿博灯饰有限公司成立,也是采用社区工厂的运作模式。目前这个社区工厂有员工近40人。袁武翠去年12月入厂,3月份拿到2000多元工资。她对社区工厂的弹性工作时间非常满意,“不耽误接送娃娃,能挣点钱补贴家用,挺好的。”胡儒秀在一帮工人中显得有些特别,她今年74岁,手脚没有年轻人那么快,但她慢慢做,一个月也能有近千元收入。老人家笑着说:“社区工厂让我们在家门口就能挣到钱,要得!”

社区工厂可以说是通州镇巴协作的一个缩影,自2017年10月通州与镇巴双方签署《关于进一步加强扶贫协作的框架协议》以来,我区与镇巴县开展多层次、全方位深入对接协作,在脱贫攻坚、人才交流、劳务合作等方面持续深化,有力推动了镇巴县产业发展及社会各项事业迈上新台阶。三年多来,我区累计投入苏陕协作资金2.208亿元,实施苏陕扶贫协作项目202个,普惠群众近6万人。在今年2月25日召开的全国脱贫攻坚表彰大会上,中共镇巴县委被党中央、国务院表彰为“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汉中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镇巴县委书记赵勇健满含深情地说:“镇巴县在脱贫攻坚中取得的成绩,凝聚着通州人民的无私帮助和深情厚谊。”

脱贫攻坚战全面收官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赵勇健希望接下来双方能进一步深化产业合作、劳务协作及各领域协作交流,不断扩大“携手奔小康”成效。

“通州九三学社为镇巴脱贫攻坚做了一点应有的工作,在接下来的乡村振兴过程中,通州九三希望携手镇巴再出发,作出新的贡献。”季平如是说。 

记者手记:

“我不敢跟女儿视频,太想她了。”说完这句话,通州一位在镇巴挂职的年轻父亲沉默了,一时间,他对幼女的牵挂与愧疚令人动容。

的确,任何人改变习以为常的生活轨迹都需要勇气。在苏陕协作的浪潮中,许多通州人不远千里到镇巴,为当地出良谋、献良策,只为让镇巴人民过上更美好的生活。社区工厂仅是其中一个最闪亮的印证。

当记者问及彭小刚能将社区工厂坚持办下来并不断发展壮大的原因时,他说自己在学习张謇精神时读到先生所写的一句话——“天之生人也,与草木无异,若遗留一二有用事业,与草木同生,即不与草木同腐朽。”那一瞬间,心弦被深深触动。一个工作岗位,对沿海地区的群众而言平淡无奇,却能深刻改变大山里镇巴人的生活。所以,千里送岗位这件事虽难,但他会一直做下去。

(责任编辑:曹苏宇)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