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多元消费需求端与供给端研究
来源: 南通市统计局 发布时间:2022-11-10 累计次数: 字体:[ ]

消费是经济增长的稳定器,由需求端触发,在供给端呈现,从而成为畅通产业循环和市场循环的重要基础。我国经济已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消费对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持续增强。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对加快促进消费高质量发展和更好发挥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提出了更高要求。随着经济社会稳步发展、居民收入逐步提高、消费环境日趋优化,南通消费市场规模稳步扩大,2021年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已达3935.5亿元,与此同时,消费结构发生明显变化,2021年全市居民生活消费支出中服务性消费占比达41.4%,全市消费运行无论需求端还是供给端均呈现多元发展特征。

一、研究的理论基础和现实意义

需求和供给是经济学的两个基本概念。消费行为的产生与达成是需求端与供给端共同作用的结果,两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

(一)需求与供给的基本概念

需求是指在一定时间内和一定价格条件下,消费者对市场上的商品和劳务的需要。供给是指在一定时刻上和各种价格条件下,销售者能够和愿意向购买者提供的处在市场上的商品和劳务。

作为新时期社会消费变化的重要特征,多元化消费发展离不开需求端与供给端的相互影响和相互作用,是供求概念在生产和消费领域的具体映射。

(二)生产与消费的辩证关系

生产决定消费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经典论断。其包含着四层主要意思:一是生产决定消费对象,消费的物质内容、材料等均由生产提供;二是生产决定消费方式,消费如何发生由生产决定;三是生产决定消费的质量,消费水平的高低取决于生产;四是生产为消费创造动力,消费规模能否扩大取决于生产发展程度。无论生产所指代的是产品的制造过程还是服务的提供过程,它代表的都是供给侧的力量。因此,“生产决定消费”也就意味着供给决定消费,消费如果没有实实在在的消费供给物(产品或服务)与其对接,就只能停留在需要阶段而无法转变为现实需求。

在生产与消费这一矛盾中,消费并非完全处于被动地位,恰是消费行为对生产发挥着极其重要的反作用。其主要含义包括:一方面生产和再生产的基础条件由消费创造。消费促进生产发展,只有生产出来的产品或服务被消费了,这一产品或服务的生产过程才算最终完成;另一方面消费反作用于生产不等同于促进生产。当消费的增长和变化与生产的增长和变化相适应时,消费对生产发展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反之不相适应,会形成传导不畅、供需错配、资源浪费等阻碍生产发展的情况,造成生产效率低下。

(三)新发展阶段的社会主要矛盾

当前,我国正处于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新发展阶段,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依然是社会主要矛盾。社会主要矛盾的表现形式动态变化,但是本质仍然是“需求”和“供给”之间的矛盾,一方面表现为人民生活条件明显提高,人们更向往美好生活,另一方面则表现为发展存在不平衡不充分,仍制约着供需匹配。

随着社会发展和技术进步,无论是自然人还是经济人,对生存状态不断改善和欲望需求不断提升的原动力,会带动微观层面的自我提升和宏观层面的决策管理,进而推动消费需求和供给在不断修正、调整过程中螺旋式上升。多元化正是这一发展进程中的重要象征和体现,为最终实现全社会总供给的极大丰富和个体需求的不断满足提供推力。

二、多元消费需求端与供给端的“四维”发展特征

经济发展带动整体消费水平和消费质量的大幅提高,全市多元消费需求端与供给端同步提升,体现出各自的特征与发展过程。

(一)需求端主要特征

居民消费主要是指消耗物质资料和精神产品来满足生活需要的行为和过程。多元消费需求端产生的内因与外在表现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1.消费能力提升是多元消费需求形成的基础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如期完成,全市始终将持续改善提升民生福祉、拓宽居民增收渠道作为重要的目标任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呈现跨越增长。从近十年发展来看,全市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1年18382元增长为2021年46882元,年均增长9.8%。分地区情况看,2021年城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57289元、29134元,2011-2021年均增速分别为8.8%、9.9%,呈现城乡居民收入同步增长、农村居民收入增速领先的发展势头,为多元消费需求的产生与扩展构筑了根基。

图1:2011-2021年南通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情况

22.png

2.消费观念变化是多元消费需求发展的先导

居民收入稳步提高,居民的消费需求不再局限于满足基本生活需要,消费需求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从买“便宜的”到买“优质的”,单纯的廉价不再是最大的吸引力,逐渐从追求买得起的商品,到追求质量好的品牌商品,在消费能力提升前提下更愿意为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买单。从买“大众的”到买“小众的”,消费行为由从众化趋向于个性化转变。从买“产品”到买“产品+服务”,消费者更加注重商品和服务质量,更加重视购物过程带来的精神愉悦和舒适。物质与精神消费需求多样化、品质化趋势丰富了多元消费发展内涵。

3.消费结构调整是多元消费需求演变的体现

消费层次正从满足基本生活需求转向更高层次的精神需求,从温饱型消费向享受型发展型消费转变。从消费总量看,2021年全市城镇、农村居民消费支出分别为35281、20197元,2011-2021年均增速分别为8.5%和9%。从消费构成看,2021年全市城镇、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分别为28.4%、30.2%,分别较10年前下降7.8和6个百分点。从消费类别看,2021年南通城镇、农村居民服务性消费支出占比分别为40.2%、36.6%,分别较十年前提高16和12.4个百分点。消费需求的变动带动消费结构呈现渐进式、整体性升级,多元消费需求应运而生。

4.消费方式多样是多元消费需求扩大的途径

新产品、新服务、新业态层出不穷,尤其是互联网的普及和移动支付的广泛应用成为多元消费需求扩大的新动力,人们的消费习惯、消费内容、消费模式和消费理念伴随着数字化技术发展同步发生变化。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达7亿,其中电商直播、游戏直播和体育直播用户规模分别达4.6亿、3亿和2.8亿,以直播带货为代表的新消费方式将人们的消费体验从平面带向立体,互联网打通了“在场”与“在线”两个空间,使消费从传统的实体方式发展为“互联网+”的网络方式。直播内容也已不限于实物商品销售,还涉及体育、娱乐、游戏等服务商品领域,受众范围遍及各年龄段和不同群体,新的消费方式蔚然成风。

(二)供给端主要特征

从经济循环发展关系看,消费供给创造、支撑、引导及拓展了消费需求。随着时代的进步,多元消费供给端呈现不断进步、完善、延伸的特征:

1.产业结构调整是助推多元消费供给的动力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建设的深入,综合国力持续增强,生产力全面提高,生产关系日益完善。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产业发展经历了协调发展中的制造业和趋于高端的工业化、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服务业迅速崛起、现代服务业和信息产业领跑产业升级三个主要阶段。近年来,南通服务业增加值在GDP中的占比不断提升,2021年为47%,较十年前提升8.6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产业间、行业内也同步发生着结构性和层级性的优化和上升,总体呈现新产业蓬勃发展、新动能持续壮大、新业态不断涌现的特点。

2.供给能力提升是形成多元消费供给的基础

消费规模是供给能力的直接表现,是产业链衔接运转在消费终端的直接体现。从实物消费供给情况看,2021年全市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935.5亿元,是2011年2.5倍,在过去十年实现翻番,年均增速达9.7%。从服务消费供给情况看,“十三五”期间,全市服务业增加值年均增长8.2%,快于同时期全部产业1.2个百分点,在此期间,旅游、文化、家政、健康、养老等新兴生活性服务业快速发展,特别是与居民养老密切相关的社会工作行业营收年均增速达25.7%。实物消费规模稳步扩大,主要生活服务类消费较快增长,多元消费供给基础不断稳固。

图2:2011-2021年南通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情况

23.png

3.主体渠道丰富是造就多元消费供给的载体

消费供给的达成需依托对接消费终端的市场活动主体和硬件设施等。从消费供给市场主体看,2021年全市私营企业、个体户中从事零售和服务类经营的约有8.5万户和53万户,分别占比31%和66%,共同构成庞大的多元消费供给体系。从消费设施建设情况看,满足顾客便捷化、体验式、品质化等多元需求的消费模式顺势而起,如连锁店、便利店相比十年前已是成倍增加,又如城市商业综合体在过去五年中实现快速发展,2021年销售额接近百亿元,是五年前2.9倍,年均增速快于同时期传统零售15.7个百分点。

4.科技进步发展是拓展多元消费供给的方向

随着产业结构升级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纵深推进,特别是互联网、能源领域、人工智能和芯片制造等高端科技产业辐射全产业链,新产品和新服务赋予多元消费供给新内涵,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和消费习惯。如全市限额以上新能源车零售近两年迎来快速增长,占限额以上汽车零售的比重由2019年2.2%增长为2021年9.7%,三年间年均增速达到127.5%。又如互联网经济飞速发展,2021年全市网络零售额798亿元,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的占比为20.3%,较五年前提升7.6个百分点;网络店铺16.7万家,约是五年前1.7倍。消费供给方式显现出从“有形”向“无形”发展的时代特征。

三、多元消费需求端与供给端的“三大”制约因素

尽管全市多元消费需求端与供给端已显现出不少新变化,但客观来看,推动需求释放与供给提升仍面临相关制约因素。

(一)需求端方面

要使多元消费得到长足发展,离不开需求端的持续有力支撑。目前,制约消费需求进一步释放的因素主要表现在能力不强、动力不足、潜力不够三大方面。

1.收入分配格局仍有待优化

收入对消费起直接决定作用,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可以刺激消费、带动需求。从收入总量看,2021年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全省水平,仅为第一名苏州的68.8%,与省内发达城市相比差距明显。分区域情况看,2021年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城镇的50.9%,虽然城乡收入差距呈缩小趋势,但收入差距仍然较大。从收入与经济总量对比情况看,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总量居全省第六位,长期落后于地区生产总值总量排名;过去十年的年均增幅慢于同时期地区生产总值增幅1.4个百分点,表明全市收入水平与经济发展水平协调性仍需提升。

2.消费升级能力仍有待释放

住房、教育、医疗、养老等基本是人生不可规避的必要开支,贯穿不同的年龄阶段和社会阶层。住房、教育等方面的支出可以理解为属于广义的享受型、发展型消费需求范畴,在可承受范围之内的支出能够给生活锦上添花,但如透支过多则挤占其余生活消费。如住房,由于房价在过去十余年经历了快速增长,居民住房开支与债务负担较十年前明显提升,住户中长期贷款在2011-2021年期间增加了2797亿元,年均增速快于同时期收入增速14.7个百分点。又如教育,虽带有普惠性质,但由于优质资源分布尚不均衡,追求更好的受教育权利过程中往往需要付出格外多的代价。再如养老,全市老龄化程度较高,由于社会化养老模式尚不成熟,储蓄养老仍为主要方式。

3.消费意愿信心仍有待巩固

消费需求与收入之间存在棘轮效应,如果收入预期会变缓,则消费速度也会变缓。当前,全市存在着居民消费意愿不高、消费信心不足的问题,根源还在于就业压力大和收入预期不稳定。一方面,近两年疫情反复对各行业运行造成不同影响和冲击,国际局势不稳定对产业发展带来不确定性,宏观经济运行承受下行压力,种种原因加剧就业形势不明朗和收入来源不稳定性。另一方面,为应对不确定性影响,居民储蓄行为增加,消费趋于谨慎。2021年全市个人存款余额8936.7亿元,列全省第三位;人均存款为11.6万元,2011-2021年均增长10.7%,快于同时期收入增幅,消费支出相对受到挤压。

(二)供给端方面

多元消费供给要与需求相适应,多元消费才能得到促进和发展。而当前,居民消费需求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有效供给还不能完全满足,突出表现为不平衡、不充分和不丰富三大方面。

1.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尚不平衡

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包括公共服务和公共产品,其发展有助于解除居民生活的后顾之忧,增强安全感、幸福感和舒适度,进而发挥提振消费信心、拉升消费需求的潜在作用。当前,全市公共服务体系供给不平衡主要表现有:一是总量不足,以基本医疗为例,2021年全市每万人拥有卫生机构床位数61.3张,列全省第六位,与南京、无锡相比仍有明显差距;二是有效供给不足,以养老供给为例,提供老年照护、物质与精神服务的机构与产品还供不应求,养老消费的政策、环境等都有待完善,难以满足广大老年人多样化多层次养老服务需求;三是地区间分布不均,以社会保障服务为例,与城市居民较完善的医疗保障体系相比,农村的医疗基础保障无论是覆盖面,还是保障水平仍然较低。

2.发展型消费相关供给尚不充分

消费升级是发展趋势,充实了多元消费的内涵。随着生活水平较快提升,居民前沿型、绿色化等发展型消费需求加快释放,但与之相匹配的供给尚不同步。以新能源汽车消费为例,“十三五”期间,南通市区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年均增速达91%,截至2021年底,中心城区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超过1.5万辆。尽管“十三五”期间公共充电设施数量增长超过2300台,但年均增速仍只达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增速的38.4%。激增的新能源汽车迫切需要与之配套的充换电基础设施,公共充电设施数量不足布局不均、老旧小区建设自用充电设施存在困难等问题日益凸显。

3.文化服务类消费供给尚不丰富

随着居民人均收入的提高,文化消费需求层次也不断提高且日益多样化。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相比,文化消费服务供给还存在不足。一是文化娱乐商品与服务供给规模均较小,2021年全市限额以上商品零售中体育娱乐用品类占比仅为0.7%,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增加值占第三产业的比重仅为1.5%;二是文化消费氛围不浓,全市文化馆、博物馆40家,只及苏州的68.9%,除硬件实力上的差异,高水平文娱、赛事活动举办甚少,软实力差距也较大;三是辐射带动能力不强,发展文化服务重在挖掘地方特色与扩大品牌效应,南通有历史底蕴与独特的文化基因,但与周边苏州、无锡、扬州等旅游城市相比,知名度与影响力仍然不强。

四、多元消费需求端与供给端的“双重”发展建议

生活水平从小康型转向富裕型是发展多元消费的机遇期,物质基础积厚成势,经济动力更加强大,为推动多元消费提供充足动能。要以《南通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为统领,落实《南通市“十四五”商贸流通业发展规划》的具体举措,供需两端协同发力,为壮大全市多元消费提供“双重驱动”。

(一)需求端重在提振与扩容

一是夯实消费需求基础。扎实推进共同富裕战略目标,以经济高质量发展、产业质效提升带动城乡居民收入增长,构建更为完善公平和均衡的收入分配体系,稳固消费需求。完善按要素分配政策制度,多渠道增加城乡居民财产性收入,完善再分配机制,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的调节力度和精准性,改善收入和财富分配格局。

二是平衡各类需求关系。注重各类需求内部以及各类需求之间的跨周期平衡,以提升消费需求潜力挖掘的可持续性。一方面注重扩大消费政策和促进投资政策的跨周期设计,均匀释放消费潜力,保障长周期中消费的可持续增长。另一方面处理好投资与消费之间跨期配置的问题,保持合适的储蓄率、投资率和消费率,以促进消费需求长期健康发展。

三是改善预期提升意愿。加大政府公共服务支出的力度和规模,消除或减轻城乡居民的后顾之忧。构建和完善覆盖城乡的社会保障安全网,打造“康养通城”老年健康服务品牌,健全老年健康支撑体系,推进新技术在大健康领域的应用,持续扩大健康消费。提高教育、医疗、养老、育幼等公共服务支出效率,切实形成高质量的公共服务市场体系。

(二)供给端重在提质与适配

一是扩大供给激活需求。顺应实物消费升级趋势,促进商品换代升级类消费增长,顺应消费结构升级趋势,破除抑制服务性消费相关障碍,加快培育新型服务消费,畅通居民消费市场“微循环”。推动建设现代商贸流通体系,促进消费品物流配送、电子商务等现代交易方式和组织形式的发展,进一步提高流通效率,降低流通成本。推进城乡区域协调发展,不断拓展城乡市场范围。

二是升级供给引导需求。发展壮大绿色消费,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推动传统商贸创新发展。支持连锁、智慧便利店进社区,加快打造“一刻钟便民生活圈”,提升城市消费便利度;打造线上线下融合、购物体验提升的高品位步行街,引导商业特色街区与文化旅游融合发展。推动商贸企业扩大农村市场品牌和品质消费,鼓励和支持消费新业态新模式向农村市场加快延伸。

三是优化供给拓展需求。加快推进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推动城市间文化艺术对接交流,加强群众文艺精品生产,广泛开展群众性文化活动,丰富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推进文化和旅游高水平融合、高质量发展,在文化事业、文化产业、旅游业等领域实现重点突破。构建文化消费活动平台,加快建设江海特色文化强市和长三角新兴旅游目的地。

总体来说,发展多元消费是促进消费扩大、带动消费升级、推动经济发展、提升居民生活的有效方式。立足影响多元消费的需求与供给两端,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破除和解决结构性矛盾,提升供给结构对需求结构的适应性,进一步发挥需求端对供给端的促进作用,南通多元消费的深入发展仍有广阔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