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水绘园

发布时间:2017-05-04 08:36:38字体:[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我一直认为故乡的水绘园之所以称誉海内外,绝非仅缘于它那飞檐翘角、鳞次栉比、如诗如画古建筑群的构造风格。确实,著名古园林建筑专家陈从周教授曾经先后四次来如皋考察水绘园,并在他的《园林丛谈》里留下了关于水绘园的优美文字,水绘园“面水楼台掩映于垂柳峁荷之间,全景之美,足入画本。245552742901

水绘园之所以称誉海内外,绝非仅缘于它那飞檐翘角、鳞次栉比、如诗如画古建筑群的构造风格。确实,著名古园林建筑专家陈从周教授曾经先后四次来如皋考察水绘园,并在他的《园林丛谈》里留下了关于水绘园的优美文字,水绘园“面水楼台掩映于垂柳峁荷之间,全景之美,足入画本。此建筑群之妙,实为国内孤本……”然而,令人诧异的是同在一个地方,他又在别处一首诗中写出了“……流水几弯萦客梦,楼台隔院似闻箫,往事溯前朝”这样的诗句。说穿了,水绘园更应该是一处精美绝伦的人文景观。

水绘园是因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的传奇人生而闻名的。冒辟疆是著名文学家、明末复社后期领袖。他所居住过的水绘园当时是在“中禅寺院左首,北依城垣,东出水关、溪流回顾、各派水系皆汇合于斯,聚潴而 为洗钵池,以‘十亩澄泓称水园’而得名”。冒辟疆出生在一个世代为官的家庭。他的祖父冒梦龄、父亲冒起宗以及他本人都是学养深厚的文人。

当初水绘园在建造时融进了许多地方的名胜佳景,如妙隐香林、壹默斋、枕烟亭、寒碧堂、小浯溪、小三吾、湘中阁、碧落庐等,每一个景点都有一个美丽故事。那时的水绘园“环以荷池、带以柳堤、亭台掩映、望若绘画、树林隐观、亭台典雅、曲水缓流……”冒辟疆与复社志友们在此读书吟诗,亦或慕名而至。他们常聚会在水绘园内用心领悟杜甫“四更山吐月,残夜水明楼”的深远意境。因此,水绘园其实是一座书卷气十足的文人园林。

走进水绘园,这里简直像一个扑朔迷离的世界。古色古香的建筑,以楼带院,错落有致,特别是其主体结构水明楼“分前后二舱,有楼可登,顶部高低错落,绕以水花墙,其内各自成院,点石栽花,明净雅洁,廊庑四合,空间处理围而不隔,界而不分,此建筑本身虚实之对比,与水中之真伪之变化,是一幅极好的面水楼阁图”。值得一提的是院中还有一棵温柔羸弱的紫荆,它的对面矗立着一株饱经800余年历史风霜的古桧,让人浮想联翩,如入仙境。在此体会吴梅村当年所抒发的“士之渡江而北,渡河而南者,无不以如皋为归”的情怀。漫步园中,面对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游人,我实在无法想像这里其实并非冒氐家族真正的故居,因为曾在水绘园长期居住过的陈贞慧之子、大词人陈维崧描述的水绘庵与清乾隆年间汪之銜父子所建的水明楼,即今天的水绘园,整整相隔一个多世纪。

试想当时的文人雅士为何对水绘园如此情有独钟?沿着冒辟疆的人生踪迹探寻,不由得感慨万千。冒辟疆“两岁涉四方,十二称文章,束发侈接交,鸿巨竞誉扬”。这样一位翩翩才子,偏偏遇上干戈满地、朝代更替的乱世。明末的腐朽黑暗令他六次乡试六次落第;清初的血腥暴行,令他历尽艰辛,死里逃生。明朝灭亡后,他与刚直不阿的父亲冒起宗先生回归故里“同甘隐遁”。冒辟疆常常独自一人在宁静的月夜漫步水绘园,也许那时董小宛已离他而去,他常常惆怅万分,置身于孤独之中。冒辟疆经历了国家18年的内忧外患,一心复明的他决心一辈子做一位不仕清朝的明朝遗民。他的全家遭到清兵的多次虏掠、欺侮,他积极投身到公开的和秘密的抗清复明活动中去,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在朝代交替几十年的社会变迁中,曾经作为贵族公子的冒辟疆渐渐看透了人世间的一切,唯一聊以自慰的就是他能“篱畔菊花坚晚节,致死坚守他的‘三不主义’——不应召、不入试、不做官”。他先后多次回绝清王朝的诏征,最终落得耄耋之年仍在灯下写着蝇头小楷,换点粮油,凄惨度日的晚景,但他却为后人留下了《影梅庵忆语》《朴巢文选》《同人集》等多部佳文妙作。83岁时,冒辟疆因饥寒交迫,在一个北厮啸的冬夜,死在如皋东云路巷中的茅草屋里。

水绘园里,楼台亭阁,错落有致;假山真水,别有洞天。走入他的怀抱,人们浮躁的脚步怎能不凝重;游人流连于此,怎能不遐思。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