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塘:活着的老街

发布时间:2017-02-04 08:49:00字体:[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白蒲是家乡如皋的一个古镇。正月初三,我再次造访。如果说西塘恰似一位美女,透着江南的温婉闺秀之气,那我重游的白蒲古镇就该是位老先生了,儒雅、渊博、沧桑!像铜版画一样的古墙,每一片残缺都是历史的见证。传统文化借助这些“活着的古迹”承载,在灵魂深处生根,而这些老宅也因此变得厚重而富有灵性。历史和文化逐渐老去,灵魂与呼吸倔强地留在这里,引导着后人寻找那些曾经的美好。242440542901
如果说西塘恰似一位美女,透着江南的温婉闺秀之气,那白蒲古镇就该是位老先生了,儒雅、渊博、沧桑!像铜版画一样的古墙,每一片残缺都是历史的见证。传统文化借助这些“活着的古迹”承载,在灵魂深处生根,而这些老宅也因此变得厚重而富有灵性。历史和文化逐渐老去,灵魂与呼吸倔强地留在这里,引导着后人寻找那些曾经的美好。

都说“物不如新,人不如故”,但若新的东西太多,那么“喜旧厌新”也是有的,尤其是年岁渐长之后。古镇无疑是这样语境下的时代产物,江浙一带这样的古镇相当多,当古镇被发掘和复制出来,形成一个个模式的时候,一些尚未被开发的古镇,尤其为怀旧的人喜欢。

枕着通扬运河而眠的白蒲古镇,东晋义熙年间为蒲涛县衙,亦有蒲塘之雅号。此地人文荟萃名流接踵,古称“通如文风莫盛于蒲”,学者、帝师、诗人、名宦层出不穷。如今,华夏长寿第一镇、中国民间艺术之乡、全国体育先进镇声名鹊起,而我更喜欢称之为“运河古镇”。

古镇有“南绍兴北白蒲”之美誉的白蒲黄酒,有乾隆御赐“只此一家”额匾,这成了人们争相探访的理由。而我的重游大抵因为是故地,一个自己知道的地方,想去且愿意去。

找到老街颇费了一些周折,记忆有时候是不可信的,因为有人生活,这里是活着的,“活着”相对于传承弥足珍贵,“活着”注定也是改变着,遗失着的。这里没有被开发成旅游景点,而是洋溢着生活的气息。沿街的房子大多开了小店,没有工艺品店,不是旅游产品店,只是生活用品的杂货店、水果店、烧饼摊,似乎有些寒碜又似乎写满悠闲。原住民的墙角大多放着痰盂,活脱脱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生活状态,这让人有了时空恍惚的感觉。

一开口,便被当地人“识破”了不是“土著”,不时被盯着看。街道两旁的人无不仰起了头,在午后暖暖的阳光下观察着几位不速之客。然后,有人主动攀谈,那漾着古镇特色的方言,承接通如两地,甚是甜腻、和糯,让人思绪飘到很远很远。

沿街的弄堂都很深,进去之后,却会发现从房子到陈设甚至“接天水”用的叫“洋坛”的水缸,都毫无章程地凌乱着,一个个电表箱子挂在弄堂口的墙上,那是可以数清里面有多少人家的。心底想批评这些箱子破坏了老街的布局,也搅了古旧的氛围。转念又想:难道还真想让这里的人们都活在没有电的日子里,而博得一个赞美么?桥头一端的照相馆门口,看到了一个时尚的女孩,长裙撑着伞却倚着一辆电瓶车……旧屋的衣竹上凉着各种穿戴的东西,鞋袜内裤帽子还有被子,但绝不会出现时髦的丁字裤之类的,街边还有人打着鞋样……这样近乎原生态的凌乱,不禁想到一个叠加动词定语的名词:活着的老街。

深巷幽静。终于拐进了朋友推荐的苏中名宅顾家老宅,悄悄的走进去,踏着满地湿滑的青苔,真想寻觅到那曾经的笙歌和穿着蕾丝花边旗袍的佳丽,院门边似乎还有明清仕女的风姿卓卓。园内花木扶疏,红窗黑瓦依稀漾出书香之气,几百年间,这里出过不少进士、举人。悠闲的摇着蒲扇的老太太不嫌我们莫名来扰,反而热情地介绍着老宅历史,并招呼人们“喝口水”。长方形的小院浓缩了数百年的光阴,残破里写满了岁月的沧桑和凄迷。“葆春堂”是老街的另一处“大宅”,应是被分为几家的私宅了,加了隔厢和墙壁的房子显得有些破败,依稀可见的精美雕花大梁则诉说着这里昔日的辉煌,文化沉淀其间,文气飘忽其上。

源于蒲塘的儒雅古风迎面扑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