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东大街

发布时间:2017-10-18 14:47:21字体:[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穿越1600年风云变幻,唐的县衙、宋的谯门早被风吹雨打去,如今千年古邑,幸有这条东大街依旧不变。不要问我对东大街感情有多深,我是从东大街石板路上一路走大的!东大街的一店一铺,一桥一坊我能够如数家珍。东大街起始于状元坊,那是为宋状元王俊乂建造的牌坊。逶迤向东,经十字街,迎春桥,至东街头靖海门,长约700多米,宽约3米左右,麻石路面,两边青砖,落满南宋的烟尘,现存也有400米吧。252041342901

穿越1600年风云变幻,唐的县衙、宋的谯门早被风吹雨打去,如今千年古邑,幸有这条东大街依旧不变。

不要问我对东大街感情有多深,我是从东大街石板路上一路走大的!东大街的一店一铺,一桥一坊我能够如数家珍。东大街起始于状元坊,那是为宋状元王俊乂建造的牌坊。逶迤向东,经十字街,迎春桥,至东街头靖海门,长约700多米,宽约3米左右,麻石路面,两边青砖,落满南宋的烟尘,现存也有400米吧。

古城的西门、北门,商贾繁华,南门也是车水马龙,唯有东门比较冷清,宁静。在我的记忆里,东大街最气派的店铺数五洋店“恒昌”,“恒昌”有个“石库门”,这在县城是独一无二的;其次就是饭店“江南春”,“江南春”的三珍茶、水晶蹄、软炖鳝、灌汤包、过桥面这“五绝”招引老饕们纷至沓来;我们小学生经常出没的是文具店,邺华馆笔店、戴义源纸店、一大书店,那都是小门小面的;我经常奉母命去买盐打酱油什么的,是郜家巷头的“恒裕”,达子门上的对联是“恒心恒德,裕国裕民”。

有俗谚描写如皋道:“东出文人西出商,北出艺人南出将。”唯其出文人,东大街上的吆喝也文化起来。“哪吃萝卜粉嫩的,空心麻人是我的,不甜不要钱,先吃后把钱!”是农妇的女高音。“香又香啊糯又糯,要吃白果快来数!个钱八个!”是卖炒货的老头。“芝麻楷,元宝柏枝冬冬青!”春节临近,农村孩子给你送来吉祥和祝福了。当然最激动人心的吆喝莫过于挑鲜的队伍。当年交通不发达,从海边到如城抄近也有百十里地,新鲜的海产品通过挑夫的肩头和脚板飞步运输过来,清晨,城门开处,一队队挑鲜的队伍头上冒着热气鱼贯进城,一路小跑直奔鱼市口。那挑鲜的扁担两头翘起成月牙形,随着挑夫的快步晃悠晃悠,极有节奏,那吆喝也极有韵律,“嗨——号”“嗨——号”奏出东大街上最雄壮、最剽悍的进行曲!

我多次站在东大街的灵魂所迎春桥上,对着电视台摄像机的镜头讲这座明代古桥的前世今生,对着中小学生们讲这桥栏两块石刻,一边刻“愿天常生好人”,一边刻“愿人常行好事”,我充满激情地讲这两句的来龙去脉,源远流长,至今还在闪烁出思想的光辉。

迎春桥洞的水从南边潺潺流过来,流来了如皋师范的琅琅书声。这所建于清末的师范学堂,为全国最早的师范学校之一。这在黑暗的清王朝无疑是昭示了新世纪的一道曙光。如皋师范学堂的校歌唱道:“湉湉泮水,巍巍学宫,我校位其东;经义治事,安定遗风,体用贵兼通……”安定先生的教育教学思想,至今还回荡在东大街的街头巷尾,青砖黛瓦之间。

从南边流过来的水经过西汉的河道,从迎春桥洞向北潺潺流去,千年古刹的晨钟暮鼓,钟磬梵音时时叮嘱人们行善积德。如皋人有个烦心事,有个纠结解不开,便悄悄来到定慧寺,烧炷香,拜下佛,浑身就轻松多了。我母亲她们这辈就是这么过来的。定慧寺在如皋人心目中千载传承、香火不断的道理就在这里。记得大科学家爱因斯坦曾预言:“如果有一个能够应付现代科学需要,又能与科学共依共存的宗教,那必定是佛教。”定慧寺作为如皋人平和心态、净化灵魂的心理诊疗所就是最好的证明!

迎春桥下的流水迤逦向北经玉带桥融进了水绘园的洗钵池,把我们从明代的风雨缓缓地带进了八九百年前宋代的斜阳。绿树掩映的隐玉斋隐约传来琅琅书声,那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大散文家曾巩少年时留下来的世纪绝唱;如今这区区洗钵池早已盛不下冒辟疆、董小宛的明代风流,当代园林巨擘陈从周教授的赞颂诗篇,还有“天下名园”“海内孤本”“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等一串辉煌……

真的,东大街上的风吹过来都有一种历史的气息,东大街斑驳的石板砖头上流淌的都是悠悠的文脉书香……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