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东历史篇之打不断的地下交通线

发布时间:2017-10-10 15:22:04字体:[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1940年7月,江北特委在卢港至马塘间建立地下交通线。新四军东进后,开始建立党的地下交通网。地委设立交通总站,各县设立支站,区设区站,乡设交通员,逐步形成一个干、支线相联的交通网络。每县交通员多达数十人。交通工作列入党务系列,实行党委及上级交通部门的双重领导,县委内设交通科,由支站长任交通科长,区委设交通干事,亦为区站长。1942年8月,苏中区党委提出交通工作“三化”即“党化、干部地方化、交...251795442902

  1940年7月,江北特委在卢港至马塘间建立地下交通线。新四军东进后,开始建立党的地下交通网。地委设立交通总站,各县设立支站,区设区站,乡设交通员,逐步形成一个干、支线相联的交通网络。每县交通员多达数十人。交通工作列入党务系列,实行党委及上级交通部门的双重领导,县委内设交通科,由支站长任交通科长,区委设交通干事,亦为区站长。1942年8月,苏中区党委提出交通工作“三化”即“党化、干部地方化、交通网形化”。当年,如皋(东)交通部门交通工作人员中党员占83%。不久,中共苏中交通总局改称为交通总站,下设3个分站。为了对付日伪军“清乡”,交通站均冠以代号,其中如皋(东)县的代号为D11,各区为D11右上角再用阿拉伯数字编号。

  1946年3月前,实行干、支合并,建立网形交通。即将如皋(东)县内的干线站(负责县以上机关交通任务)和原县委领导的支站(负责县、区、乡联络任务)统一建立为如皋(东)县支站,下设掘东、掘马北、丁东、栟丰、汤园、掘马南6个中心站,各辖1~2个区站或交通站。时年仅19岁的叶邦瑾化名胡明俊任丁东中心站站长,该站是苏中总站第一干线的重要大站,是沟通苏中区党委和三、四地委的咽喉。全站10人,在叶邦瑾带领下,不畏风险,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全县整个交通线除海边一条外,丁堰到掘港之间,还有三条穿越日伪军封锁线的交通线。一条从掘马北西站到汤园东站,一条从掘马北到掘马南,一条从双岔北到汤园,南北两两对应,东西各自串连,站站相通,形成此断彼通的交通网。东南到南通和海启,向北可到四地委、苏中区党委和二、三地委。当年,掘港镇汪洋曾任四地委分站副站长和县支站长。为了解敌情,他在潮桥东市梢租两间草房作联络点。父亲教书,自己佯称在乡下“招赘”做小生意,取得“良民证”。于是在通过日伪军检问所时可“合法”出入。

  为确保安全,地委还派邢白通过地方党组织建立由地委到通、如、海、启县委的秘密交通系统,称为乙种交通。完全采用白区地下党的暗号联系方法,人员有职业掩护。如皋(东)县委也建立秘密交通系统,归县委交通科领导。这个系统因网形交通的胜利坚持而没有发挥相应作用,1944年底撤销。

  抗战胜利后,苏中三、四分区交通机构合并成立苏皖一分区交通局,负责党内的交通。县交通科更名为交通局,如东交通局代号为9D。1946年2月,根据苏皖边区政府的指示,一分区接管了解放区的旧邮政机关,并开始与国民党统治区通邮。一分区交通局也相应改为苏皖边区第一邮政管理分局,如东交通局改为二等邮局。以城镇为中心建立邮政机构,除负责管理群众通邮外,仍担负县以上党、政、军的内部通信任务。8月,原苏皖一分区分为一、九分区以后,随之成立了一、九分区交通局,其任务也转向战时党内交通,民邮被迫停止。为适应坚持原地斗争的需要,县委设立了交通科,恢复了抗战时期网形交通的组织形式,以抗战时的老交通为骨干,建立了以传递信件为主的“邮交”和以护送干部为主的“人交”两套交通网,做到区区相联,站站相通。另外,还准备了“海交”,以应敌情特别严重,陆上交通非常困难之用。1946年底,县委改组交通工作委员会,由县委组织部长兼书记,交通科长为副书记。交通科对外称县政府交通局,如东县定编为150人。如东依照斗争形势分为桐本、掘东、掘马北、栟丰、丁东五个中心局,分别负责掘东、掘马岔南北、如中等地与苏中的交通联系。1947年初,主要城镇和交通干线被敌人占领,县成立了武装交通队。那时交通站除负责传递党政军文件、信札,护送干部外,还负责发行《新华日报(华中版)》《江海报》等报刊任务。尽管敌人封锁,报纸数量大,但交工们接力传递,做到“人停,信、报不停”。如从东台三仓发往通如的报纸,要通过古坝到丰利、岔河到潮桥两条封锁线,单程近200华里。发往启海的报纸,经过海边蒋顽严密封锁的地区,也要过好几道封锁线,加上沿途淤泥堆积,险路荒滩,步履艰难。但以上这两条路线,交工只用一昼夜即可送到。

  进入1948年,交工在已经解放的市镇除恢复通邮外,还张贴《江海报》,配合宣传党的方针政策。随着乡区兵站系统的撤销,分区交通局决定在栟茶、掘东、岔南等地设立“人交”站,每站三~五人,单独行动。他们护送了大批来往干部、战士和民工。1948年3月,分站召开第二次邮交会议,将第九交通局改为第九邮政管理分局,县称县邮局,区称区邮局,并规定了如东局的编制,“网交150人,武交60人”。4月5日,地委发出“关于建设乡村邮交网的通知”,乡村邮站普遍建立起来。在精简整编中,撤销了区分站。如东局站由166人减为155人,交工由原每人每日平均跑13.44里增加到18.7里。

  各交通站普遍采用“一站三点制”,即办公、联络、住宿三分开,最大限度减少暴露目标的可能性。办公实行包袱布制度,即在登记收发文件时,在桌上铺上一块包袱布,如遇紧急敌情,只要将包袱布一拎就跑。这样动作快,文件不易丢失。在执行任务时,交通人员实行“双人制”,经过化装的探路人走在前面,藏带文件的人走在后面,两人保持一定距离,发现敌情,就用暗号通知后面的同志及时隐藏或转移。在敌人封锁最严时候,交通员无法穿越封锁线时,便实行封锁线上对交,通常是约好时间、联系信号(如用丢泥块方法)双方到达封锁线两侧交接。信件的使用范围和规格,反“清乡”开始时也有限制,如私人信件停止寄发,信函文件每种不超过火柴盒大小,以便携带和伪装,人员交通停止护送。以后由于斗争形势好转,后期都已改变。

  在艰险、复杂的环境中交通人员出生入死,表现了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高尚品格。汤园交通站长钱绍兰落入敌手后,为保护交通员慷慨就义。掘马南站收发员虞行,出差归来遇敌,他机警地把信吞入口中,保住了党的秘密,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如东大观》)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