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岸村到李家堡

发布时间:2015-12-28 15:14:50字体:[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240741542900

  李堡的石板街其实已经不能称之为街了,它更像一条废弃的古道。石板街呈“十”字状,东西向石板街建于清乾隆年间,南北向石板街建于清光绪年间,整个内街共有四千多块石板,每块石板长80厘米,宽50厘米。当年,石板街两边店铺密布,行当齐全,共有商铺一百多家,直到上世纪70年代,由于镇区扩大,店铺外迁,石板街才渐渐失去繁华。

  如今的石板街荒凉而破旧,但那些被先人的脚步磨得光滑的石板,那些已经被岁月的车轮碾压得高低不平的石板,却依然一块挨着一块固执地伸向远方。

  李堡最初名叫赤岸,当年不过是海边的一块红土地,但这片土地后来却饱经风霜:明清时期,经常受到倭寇和海盗的侵扰;清雍正二年(1724),海啸曾让这里成为一片汪洋;1941年,日军曾派出9架飞机轰炸李堡,投下近百枚炸弹;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军队三度占据李堡。

  李堡有据可考的历史有1100多年,最初为黄海之滨的一个小村庄,因赤潮影响,加上海岸上积聚了大量海类贝壳,看上去是大片大片的红色,人们便将这里称之为“赤岸”。李堡旧属如皋,《如皋县志》记载:“赤岸在县东北迤亘六七十里,脉接蜀岗,土高色赤。”日本高僧圆仁于公元839年从南通、如皋一带入唐,回国后在《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一书中写道:“二十日,卯毕,到赤岸村。”。根据史料记载,唐代这里盐灶座座,渔帆点点,盐业和渔业已具有一定的规模。宋朝时因这里的住户不断增多,赤岸村改叫赤岸乡。

  元末明初,由于黄海之滨地广人稀,海盗蜂起,经常骚扰百姓,特别是明以后,倭寇经常来犯,沿海各地筑堡自卫,赤岸乡的居民也筑起土堡以拒倭寇,因当地李姓人居多,故称“李家堡”。史料记载,当时沿海曾筑有九堡,李家堡居九堡之首。尽管后来土堡坍塌,不复存在,但李家堡这个地名,却一直沿用下来。

  清雍正年间,李家堡曾一度改名为三贤镇,原因是当时镇上出现了三位贤人,一是乐于助人的尤敬国,二是少年丧父、卖草养母而且好学不倦的姜日章,三是深通佛学的玉皇阁寺僧脱凡。家园需要垒土筑堡来守卫,可见宁静的生活是多么来之不易,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李堡人懂得珍惜,乐于向善。三位贤人的故事在李堡广为流传,特别是尤敬国的故事,至今听来,仍让人感叹不已。尤敬国出生于贫苦人家,幼年丧父,对母亲极为孝顺。他年少时便在镇上一家烧饼店当佣工,主人死后,他继承了烧饼店,凡有人来购买烧饼,他都要问一下买给谁吃的,如果是孝敬老人的,他分文不收,还要多给几个。有一次下乡收购小麦,遇大风雨,借宿一张姓老人家。第二天尤敬国回到店里,老人也跟着来了,说夜间丢失一锭银子,尤敬国什么都没说就给了老人一锭银子。数日后,老人又来到他家,说银子掉在床下,已经找到,要求归还他给的银子,并向他赔礼道歉,他却执意不肯收下,并说老人丢失的银子确实是他拿的。老人没法,只得将银子拿回,救济了乡里的穷人。尤敬国乐善好施,一生没什么积蓄,生活很贫苦。一次下乡借钱,遇一老妇在风雪中单衣而行,便将自己的衣服脱下给老人穿上,自己一身单衣,在寒风中饥冻而死。

  为了纪念三位贤人,今天的李堡镇,仍有三贤巷,镇东横跨丁堡河的一座大桥,仍叫三贤桥。

  李堡镇杨庄村的村民广场上有一座纪念碑,一面是已故将军杜平书写的“古战场”三个大字,一面是书画家田原先生手写的板桥体行书“七战七捷之一”,基座上刻有这样的文字:一九四六年八月十日晚,我华中野战军突袭驻李堡敌军。众将士浴血奋战,于次日攻占李堡,中午又攻克杨庄、姜庄,至下午二时结束战斗。共歼敌九千余人……李堡之战是解放战争时期粟裕司令指挥“苏中七战七捷”之第四仗,因突袭制胜,故又称“奇袭李堡”。

  这次战斗就是粟裕指挥的“一打李堡”的战斗,在随后的1947年4月和11月,粟裕又指挥了“二打李堡”和“三打李堡”的战斗,三次战斗我军均取得全面胜利,书写了“李堡三捷”的传奇。

  李堡镇原来有一座李堡三捷纪念碑,位于包场路和新建路的交叉口,之所以在杨庄村重建纪念碑,是因为这里过去就是李堡百姓抗击倭寇的古战场。李堡因其在地理位置上扼南北之咽喉,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解放战争时期更是被蒋介石视为“苏北重镇”。三打李堡的胜利,不仅揭开了敌后开始局部反攻的序幕,也为华东野战军取得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的伟大胜利作了战略上的战场准备。

耐人寻味的是,从前的古战场,如今却成了村民休闲健身的广场。有了这个广场,家园的味道就更浓了,而广场上的那座纪念碑,因此也被赋予更深远的含义:战争只是一种手段,和谐才是人类永恒的追求目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